品牌贸易

       

   

国内市场不稳就先出口?车企出口也有“小九九” 
(日期:2021/1/3 12:00:02)
  浏览人数:59

  

 

近来,我国汽车出口正在出现一系列新变化。

继12月4日红旗E-HS9与挪威经销商线上签约进军挪威市场之后,12月13日,红旗H9在迪拜面向用户开启预售。红旗方面表示,将陆续于海外建立销售服务网络,将会有更多不同级别、动力形式的车型出口海外。

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1月,我国汽车企业出口12.2万辆,环比增长11.6%,同比增长46.7%,出口创下历史新高。其中,乘用车出口9.6万辆,环比增长12.5%,同比增长58.6%。

“目前来看,一方面是国外的汽车市场需求随着疫情减弱有所恢复,另一方面是国内汽车产品也更加注重打造品牌和竞争力,给真正致力于出口的国内车企带来了机遇。”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总工程师许海东说。

真出口还是假出口?
汽车出口海外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既能体现品牌、品质,也能带来不菲的利润,因此,吸引着不少车企包括很多造车新势力也在抢入汽车出口的新赛道。

在2018年8月就已经上市的新特DEV1,是一款A0级车,自上市以来销量一直不大。出人意料的是,2019年12月,这款车已然开始向亚美尼亚出口交付。虽然没有公布出口数据,但也是较早走出国门的造车新势力。

同样名气不大的速达出口更为积极,国内尚未上市的新车型就率先迈上了出海远航的征途。今年4月,第一批64辆速达SA01出口德国。根据速达的计划,今年全年将向德国出口1.2万辆速达纯电动轿车。实际上,这款车到今年8月下旬才开始在国内上市发售。还在一年前,速达方面就对外声称,已经签订了41.1万辆的纯电动汽车国内外采购订单,足以满足未来三年的生产。“今年我们计划出口纯电动轿车3万辆,除出口德国1.2万辆外,还将陆续发往哈萨克斯坦、印度等多个国家1.8万辆。”河南速达董事长李复活公开表示。

“国内包括造车新势力在内的汽车出口,大概可以分为几种类型。”招商证券分析师许绍咏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一类是像红旗这样,整车出口挪威、迪拜等地;二是在海外有生产基地,如奇瑞在“一带一路”沿线已经建了5个生产基地,长城在俄罗斯有工厂等。一般情况下,车企会将海外的产量也统计在出口量之中;三是一些合资品牌生产的汽车返销海外,像广汽菲克向海外出口中国产指南者和自由侠等车型,此前本田汽车(中国)也曾将中国产飞度出口欧洲国家,通用将中国特供车型别克昂科威返销美国市场等。四是前些年曾经有个别经营不景气的车企一度有虚报出口数量、骗取出口退税的违规行为,这样的行为属国家主管部门严厉打击的行为。“汽车出口退税的比例为13%~15%,所以曾经引得个别车企铤而走险。”他说,“如果按照每辆汽车10万元计算,出口1万辆汽车理论上就可获得退税1.3亿元。”

“前些年可能有个别车企谎报出口数据,但现在汽车出口正在日益规范,核查手段严苛,又有多种渠道监督,绝大多数企业不会冒风险去作假,也没有必要。”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长明认为,“相对于出口数据而言,我们更应该关注汽车出口如何健康发展。”

为出海还是造噱头?
多寡不均,两极分化,马太效应明显,也体现在自主车企出口之中。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表明,自主车企中有月出口上万辆者,也有出口数量寥寥者。其中,重庆力帆今年11月汽车出口完成124辆;1~11月累计出口347辆,同比减少30.04%。青年莲花今年11月汽车出口完成138辆;1~11月累计出口707辆。一汽夏利1~11月累计出口140辆。宝沃汽车11月出口1辆,1~11月出口214辆。

“从数据看,的确有些自主车企出口数量很少,究竟是为出海做铺垫,还是为了打品牌、做宣传、赚口碑,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许绍咏认为,在上述这些自主车企中,有的步履维艰,有的已经进入破产重整甚至破产清算阶段,估计想多出口也没有生产能力,况且在这种情况下要生产出品质优秀的产品已很困难,而这些车企前景不明,即使出口也于事无补。

“但是,另外一些自主车企虽然出口数量不多,却与上述企业的情况截然不同。”许绍咏表示,一汽红旗E-HS9向挪威出口,就是开拓欧洲市场的良好开端。就挪威而言,因为当地人口只有500余万,估计第一批出口数量也不会太多。红旗出口重在打品牌、做宣传,并以此为跳板拓展欧洲市场。而且挪威发展新能源汽车优势较多,一是自然条件方面,其陆地面积相对较小,对续驶里程要求不高。HS9续驶里程分400公里和510公里两种版本,比较合适;二是挪威汽油价格很贵,每升合人民币12元左右,政府有意识引导居民使用新能源汽车,并对居民购买新能源汽车给予较高的补贴。挪威是发达国家,人均月收入达5000欧元(约合人民币近4万元),有能力购买50万~70万元的HS9;三是已建成的充电设施很方便,而且新能源汽车在挪威占有率已经达70%以上。这些因素,对于一汽红旗E-HS9的推广非常有利。

在自主品牌汽车设计不断升级,智能化程度快速提升,生产设备逐渐优化,尤其是像蔚来等头部新势力已经使用了高度自动化、智能化生产线的情况下,汽车出海,成为越来越多自主品牌车企的规划重点。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仅在造车新势力中,包括蔚来、小鹏、理想和威马在内都有出口海外的计划。近日,威马已经与优步签署了意向性协议,威马EX5将出口至包括英国在内的十余个欧洲国家,成为优步优选的车型之一。

跃跃欲试,筹划出海,利用各种机会宣传,打造更好的国际化品牌,正在成为很多自主车企及造车新势力的目标。“在保证中国市场产品供应的前提下,我们2021年将积极进军全球市场,首先会从欧洲市场开始。”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表示。

海外风险大 出口需谨慎
中汽协最新数据表明,奇瑞汽车今年11月汽车出口完成13447辆,同比增长78.29%;1~11月累计出口99978辆,同比增长14.66%。吉利控股今年11月汽车出口完成11769辆,同比增长270.91%;1~11月累计出口60786辆,同比增长11.25%。长城汽车今年11月汽车出口完成9302辆,同比增长94.28%;1~11月累计出口61563辆,同比增长2.77%。

“尽管部分头部自主车企的出口成绩亮眼,但海外汽车市场依然存在一些风险,车企需要认真研究,谨慎应对。”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是疫情影响仍然不容轻视,目前,美国、印度等国家和地区的疫情发展仍处于较快速度的增长之中,不可能不对包括汽车在内的出口贸易产生负面影响;二是国际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性风险加大,给中国汽车出口带来不利影响;三是因为多种因素交织影响,多个出口目的地国家的经济不景气,如巴西、土耳其、阿根廷、伊朗等国的货币出现较大幅度贬值,冲击进出口贸易;四是疫情影响芯片等零部件供应链,如欧洲芯片商开工不足,而负责芯片封测的东南亚一些国家的工厂因疫情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对国内自主车企的产品制造已经开始产生一定副作用,在一定程度上也会影响出口。

“自主车企应加强对汽车出口目的地市场的监测与评估,调整出口策略,灵活应对,科学应变。”许绍咏表示,疫情加速了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方式的应用,车企应予以关注,如在合同签订、售后服务上,可以采用在线远程的方式;而对于疫情情况较好及好转的地区,则应及时跟踪市场需求,寻求更多机会;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出口机会,尽力弥补因疫情耽误的损失。“面对新形势、新情况、新变化,尤其是今年疫情发生以来,海外市场可谓是风险与机遇同在,这已成为市场竞争的常态。”许海东认为,“汽车出口,归根结底是车企面对市场的一种选择,核心问题在于自主品牌的汽车产品,是不是有优良的质量、性能。面向出海、面向未来,自主车企一定要靠优秀的品质、良好的服务来打造汽车出口的中国品牌。”

中国汽车报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
 
中国品牌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企业新闻是本站品牌会员企业自行发布的新闻,若产生任何法律纠纷均与本站无关,特此声明!

※ 联系方式:中国品牌总网管理客户服务部 电话:0595-22501825
品牌策划营销
 
 
 
 

版权所有:中国品牌总网 [www.PPZW.com] 闽ICP备05020784号